联系我们  400-054-8066  09:30-18:00

勘察加旅行记

疯狂的伊万

发表于 2016-9-24 14:10 假矜持 只看该作者 1

勘察加旅行记

[color=rgb(0, 0, 0)]去勘察加之前我读了契诃夫的《萨哈林旅行记》,挺有意思的书。契诃夫前半生好像是个讲笑话的,写一些《变色龙》,《小公务员之死》一类的东西。可能因为俄罗斯骨子里那种一板一眼的严肃,契诃夫并不满足写些小故事,拼了老命也要去萨哈林,去看俄罗斯尽头那些不幸的人们。旅行回来以后,他的作品就变了,完成了从Woody Allen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转变,开始稳步走向苦逼的忧郁。这种忧郁是俄罗斯最让我着迷的地方。契诃夫说,如果想认识俄罗斯,要在莫斯科从麻雀山开始,我去了麻雀山,看到了俄罗斯的中心。我想我也应该去堪察加,去萨哈林,去看看俄罗斯的尽头。


[color=rgb(0, 0, 0)][color=rgb(0, 0, 0)]


图1. 符拉迪沃斯托克偶遇索尔仁尼琴,毛国圣人多苦逼


出发前,Echo问我们为什么要去勘察加。古鲁大师说勘察加是离我们最近的荒野。嗯,跟我去旅游的原因是一样的,我总是想从生活中逃开。实际上我对萨哈林更有感情,SLB在萨哈林有基地,我梦想中的工作就是去那里当个DD,这样我就过上了面朝大海,背靠火山的生活,每年花还能开3-4个月,再找个毛毛妹,人生理想就全都实现了。可惜命运并没有让我去萨哈林,甚至连DD也没当上,那只好苟且的赚钱,然后掏钱去远方了。



图2. 勘察加的天是晴朗的天,天气好的不像话


第一眼看到的勘察加的感觉非常惊艳,天气好的简直不像话,在彼得罗巴普洛夫斯克一降落就望见了远处的克里亚克和阿瓦恰火山,大家在停机坪上抑制不住激动欢呼起来,我也在宿醉和睡眠不足的双重折磨中很快清醒过来。但这样的景色让我觉得有点奇怪,俄罗斯好像不应该是这么阳光明媚,这还是俄罗斯吗?这简直是夏威夷啊,一点都不阴郁。我更喜欢前一天在符拉迪沃斯托克看到的大海。灰色的天空,灰色的海湾,狂风卷着波浪,远处有古老的灯塔,让我想起《海燕》、《帆》和陀思妥耶夫斯基,造成一种接近俄罗斯灵魂的错觉。


图3. 符拉迪沃斯托克阴沉的大海

在回宾馆的路上,大家在叶利佐沃的城徽雕塑前合影,两只熊下面写着:“Россия начинается здесь (俄罗斯从这里开始)”。这里就是俄罗斯的极东了,每天迎接第一缕阳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俄罗斯确实从这里开始。我这才想起来,或许我应该改变对这个国家阴郁的刻板印象,他们是多么热爱光明啊。俄罗斯的文化中除了阴郁还有浓烈的情感,就像他们选择了向日葵作为国花,它壮实的简直不像一朵花,好像永远盛开,永远不会凋零,热烈的要把你灼伤。这里距离莫斯科6783km,真是吓人的数字,当Vladimir Atlasov第一次有组织的探索勘察加的时候回圣彼得堡述职要走一年。不知一路的车马劳顿、严寒酷暑是否让他胆寒,勘察加的荒野和远方能否比得过莫斯科的诗歌和苟且?


图4. Россия начинается здесь


晚餐的时候,我们在木头装饰的乡村旅馆里打开了香槟,欣赏着气泡在杯中缓缓升起,在面包上涂抹大颗的红鱼籽,窗外是静谧的白桦林和盛开的小野花,我这才慢慢的明白过来,我真的到了勘察加啊!


接下来的旅程是很充实的,我们拜访了这片土地本来的主人,熊和鲑鱼。在这里,我们是不请自来的客人,那也就怨不得人家是冷淡的主人了。在千岛湖边我们看到了两只小熊,妈妈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向导说母熊很可能几天前发生了不测。等待两个小熊的命运不会太好,他们多半挨不过漫长的冬天。在野温泉我也看到逆流而上的红鲑鱼筋疲力竭,“It beats on, body against the current, but won't borne back ceaslessly in to the past."  大自然就是这样,一点也不温柔,不过它倒是公平,对人和动物都一样。在一个黄昏我们拜访了勘察加人Alex和他的40多只雪橇犬。冬季阿廖沙会和这些火伴们参加堪察加的雪橇犬大赛,那是一段220英里的漫长旅程。我们坐在鲸鱼骨上,坐在海豹皮、熊皮和鹿皮中间听他讲动物和自然的故事:;堪察加哈士奇、西伯利亚哈士奇和阿拉斯加雪橇犬的性格;什么样的狗适合带头;什么样的狗适合出力;北方的硬雪地怎么跑;南方的软雪地怎么跑…….想必在跑完这段漫长艰苦的赛程之后,阿廖沙和这些雪橇犬们都会瘦很多吧。



图5. 两只不幸的小熊


在我们离开阿廖莎家时,在科里亚克人的歌声鼓声中我远远的望见阿廖沙的女儿们在草地上玩耍,远处是壮丽的火山和夏季慵懒的雪橇犬们,不知怎么我想起了《野性的呼唤》,真希望我的孩子能像这样长大。



图6. 在火山下玩耍的孩子


我对堪察加的期待是自然,可是在这里不止遇到了自然。9月1日,那又是宿醉后的一天,我强打起精神终于跟大家一起坐到了列宁广场,宁静的海湾和清凉的海风让我的酒劲儿过去不少。忽然发现广场上的年轻人们都煞有介事的打扮起来盛装出行,才知是赶上了俄罗斯的开学日。年轻的俄罗斯姑娘们穿着黑色的裙子,配上白色的围裙和蝴蝶结,挺拔的像白桦树一样,美丽的简直刺眼,让我都不好意思去看她们。热狗摊边有三个漂亮的姑娘在喝咖啡,我偷偷盯着她们看了又看,走出好远以后忍不住兜回来再看一眼,这才鼓起勇气去找她们合影。长凳上有两个小伙子弹吉他唱歌,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哪怕无人喝彩。我喜欢俄罗斯人对展示自己的美从不扭捏,这些姑娘们和小伙子们都成了堪察加的风景,留在我的记忆里。



图7. 宁静的阿瓦恰湾


在俄语里,酒鬼这个词是不分阴性阳性,到了俄罗斯,怎么能不喝伏特加?白天我和朋友们一起享受火山和大海,晚上我们畅饮伏特加,就着酒劲儿聊一些天上的事儿。从海参崴我们就开始了狂饮,这种感觉真的很好,好像让我回到了大学时光。那时候每个少年都自命不凡,既然我们学的是屠龙之技,那就应该有点屠龙的样子,要有战天斗地的气魄,总觉得未来是我们的,世界是我们的。然而未来该是谁的还是谁的,世界很大,却并没有龙让我来屠。在毕业多年以后,在遥远的堪察加,我再次成了一个嬉皮的样子。旅行中我们还遇到了一个真正的俄罗斯嬉皮士——哥萨克萨沙。萨沙从莫斯科搬来,在堪察加住了30年,房子破破烂烂的,没有院墙的院子里立着女共青团员眺望厕所的雕塑。我们在湖畔的帐篷里拜火神,拜鱼神,围着篝火喝草药汁兑的伏特加,听萨沙唱哥萨克民谣和吐槽难搞的莫斯科人。在微醺中大家聚在帐篷门口抽烟,抬起头看到漫天星斗,才觉得真的抛下了生活中的一切的烦恼和不快。



图8. 窗台上的野花和风,《童年过后100天剧照》


喝吧,没关系,宿醉又怎样?明天醒来还是在堪察加。我一直想在空酒瓶里插上一簇野花摆在乡村旅馆的窗台上,这样那些白桦林透过窗户看上去会更漂亮,可是每次都喝大,每次都忘记留着空酒瓶,最终也没能在窗台摆上那些野花。



图9. 阴郁深沉的太平洋


离开的那天阴雨绵绵,在机场也望不到阿瓦恰火山了,心情也变的和天气一样阴郁。萨沙说,他在堪察加30年了,可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看到,更何况我们这次短短的旅行呢?堪察加留给我很多回忆,但我想要更多。想回到在小熊山顶观看阿瓦恰海湾日略的那个黄昏,天空满是乌云,而太阳却找到了云彩的缝隙缓缓落下。阿瓦恰湾和远处的群山仿佛在薄雾中,分辨不出远近,海湾中有渔船缓缓的划过宁静的水面。我有点羡慕三兄弟石,嫉妒他们永远的站在堪察加的海湾。



图10. 阿瓦恰湾无尽的日落


…Я бы хотела жить с Вами
В маленьком городе,
Где вечные сумерки
И вечные колокола.
И в маленькой деревенской гостинице —
Тонкий звон
Старинных часов — как капельки времени.
И иногда, по вечерам, из какой-нибудь мансарды —
Флейта,
И сам флейтист в окне.
И большие тюльпаны на окнах.
И может быть, Вы бы даже меня не любили…


我想和你一起生活
在某个小镇,
共享无尽的黄昏
和绵绵不绝的钟声。
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
古老时钟敲出的
微弱响声
像时间轻轻滴落。
有时候,在黄昏,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
笛声,
吹笛者倚著窗牖,
而窗口大朵郁金香。
此刻你若不爱我,我也不会在意。



图11. путь к победе


回来整理相机的时候发现了Stefania在西伯利亚大铁路尽头的一张照片,开往莫斯科的一辆列车上写着путь к победе” (通向胜利之路)。


献给同行的朋友们,献给一路上遇到的所有人。








天奇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2014年去哪里呢?)

发表于 2016-10-8 11:18 稻草人领队 只看该作者 2

想看后续

火光

发表于 2016-12-6 11:15 假矜持 只看该作者 3

回复 1# 疯狂的伊万


   好有诗意!